• 1
  • 2
  • 3
| 无障碍浏览 | 繁體版 | 网站地图
区委 | 区人大 | 区政府 | 区政协

文史撷英

您的位置: 首页 >学习园地>文史撷英>详细内容

常德县农民运动首领——刘泽远②

来源:文史委 发布时间:2017-06-27 23:41:4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三、捣毁税征所

石关庙农民协会刚刚成立,常德城里掀起一场反对苛捐杂税的斗争。刘泽远闻讯,心潮起伏,决心发动农协会员,配合城里的斗争,捣毁郊区的税务稽征所,对那些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搞他个“下马威”。

城里的斗争是由箩业工会发起,各业工人立即响应,矛头直指县知事公署和它所把持的榷运局。因为当时以军阀为后台的大小官吏,乘机敲诈勒索,加重税捐,到处设立税卡,搜刮民财。工人的微薄工资要还“所得税”,死了人要还“落地税”,生了小孩要还“出生税”,农民卖两只鸡也要还“厘金税”。捐款更是多如牛毛。遭受压榨的老百姓,对那些喝人血的豺狼怎不咬牙切齿呢?

第二天清早,刘泽远带领百余名农协会员一举捣毁了河、夹街市、落路口等处的税务稽征所。当他们冲进落路口时,正遇着两个税痞向一位背有两匹土布的农民逼税,声称要“统收归公”。农协会员看到这种情形,火冒三丈,为那位农民夺回了布匹,把两个税痞推了个“四脚朝天”。税政所长陈胖子听到外面吵闹不休,忙下楼来,神气十足地边走边骂:“妈的,是哪个吃了豹子胆,敢到这里闯‘头七’,要造反了?”刘泽远大声回答:“是的,就是要造你们这伙贪财鬼的反!”他抢上几步,朝陈胖子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两个耳光,并怒斥着,“你们拦路劫抢,该不该反?你强占良家女子,该不该反?”陈胖子被问得目瞪口呆,象一只打闷了的鸡一动也不动了。这时,农协会员已经动起手来,把那所吸血衙门砸得乱七八糟,那块害人的招牌被踩成了三截,扔进了沅江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,陈胖子见势不妙,乘隙溜进县府衙门,去向主子告怜,其余几个税棍更是逃得无影无踪了。

太阳偏西了,刘泽远号令收兵,他们的脸上挂着胜利的喜悦,在返回石关庙的路上,议论纷纷:生来就是今天过得痛快,总算为穷人出了第一口气。

四、公审杨翰林

一九二六年十月,刘泽远受组织的安排,跨党加入了国民党,并被选为国民党常德县党部执行委员兼青年部长;同时,组织上派他担任即将成立的人民特别法庭的检察长。他要在全县抓一个首恶分子,进行公开审判和处决,以推动全县农民运动的发展。

旧历年关逼近了,刘泽远还在常德前河的黄州区(即现在的黄土店区)餐风饮雪,访贫问苦,一方面发动青年农民起来革命,另一反面收集“杨翰林”欺压劳动人民的罪恶事实。

“杨翰林”实名杨仲达,是全县有名的大恶霸。新上任的县太爷也得首先拜他,才敢启印视事。他祖父是清朝末年的翰林学士,世袭相传,于是“杨翰林”也成了他的外号。他家住黄土店,占有田地山林七千多亩,庄屋三十二处,房子二千一百多间,强占的丫头使女达三十余人,还养不少家丁,很多佃户被他逼得家破人亡,老百姓称他是黄州区的“活阎王”。

一九二七年二月十六日,常德县农民协会和人民特别法庭正式成立。刘泽远以检察长的身份,对杨仲达提起公诉,并调动数以千计的农协会员,迅即将杨仲达捉拿归案,解至常德公审。

三月的一天,人民特别法庭公审杨仲达,而国民党右派势力也伺机出动了,他们以重金勾结县府的反动军警,荷枪实弹,卡住会场要口,阴谋法场劫人。少数反动分子还钻进会场,恐吓群众,说什么杨翰林的一根毫毛也要抵穷光蛋的一个人头。

会场气氛越来越紧张,两派已呈剑拔弩张之势。刘泽远在敌人威胁面前,置生死于度外,立即同县农协委员长陈昌厚商议,调集农协骨干,手执长矛大刀,准备一场流血的斗争。这时,刘泽远不顾个人安危,勇敢地走近审判卓,代表人民公布了杨仲达的十大罪恶,紧接着陈昌厚委员长宣判了杨仲达的死刑。霎时间,口号雷鸣,几名武装纠察队员,将杨仲达拖到台下,当即刺死、等那伙劫法场的打手赶到,“活阎王”的魂魄早已进了鬼门关。

(下集待续)

(彭正湘,原区党史办主任;刘志伟,刘泽远烈士外孙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分享到:
【打印正文】